上一章
主頁 > 歷史 > 三國新天子 > 第五章 董卓你湊什么熱鬧?

第五章 董卓你湊什么熱鬧?

作者:隱于深秋發表時間:2015-10-13 15:46:09字數:2770 加入書架

www。imengxiang。cn 夢想書城,最值得推薦的小說閱讀網,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俠、言情、網游、寵文、重生文、爽文、總裁文、甜文等免費小說的在線閱讀,小說推薦及小說排行榜。好看的小說盡在夢想書城。

“陛,陛下……”可憐的去卑畢竟還是腦子里長肌肉的匈奴人,聽到劉協這般說,一下被震住了。雖然,直覺上他知道漢朝如今自身尚且難保,但看著玉階之上那冕冠東珠之后稚嫩臉龐那絲堅毅不可動搖的目光,他卻真心感覺這位少年天子絕非在開玩笑。

“朕今日在此明言,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如今漢室傾頹、叛亂四起,匈奴于夫羅若能不計前嫌,再度投效朝廷,朕將承諾,若有余力,定當助于夫羅回歸匈奴南庭,再造當年匈奴盛況!”見去卑仍舊猶疑,劉協踏前一步,慷慨激昂言道。

這一刻,他甚至都看到了滿朝公卿那一張張不敢置信的表情,以及董胖子都微微顫抖的身子。但奇怪的是,殿下的去卑和欒提豹兩人,彼此對視一眼之后,死死緊咬著嘴唇,不發一言。

劉協這下就無語了:果然,老實人最不容易被忽悠啊。看來,自己得拿點實際的東西出來了……

他環顧了一下殿下,最終目光停留在董卓身上,拼命在去卑和欒提豹視線不在的時候,向董卓擠眉弄眼請示。可憐董卓這屠夫實在不是耍心眼兒、搞外交的主兒,面對劉協半天的示意,竟由剛開始的微微氣惱變成了一頭霧水。知道他身后一個清瘦的家伙輕輕拉了他寬大的袖袍,耳語了兩句之后,他才恍然大悟,點了點頭。

得到董卓的允許后,劉協才終于松了一口氣,有了底氣,回頭向去卑和欒提豹說道:“朕知道今日空口無憑,根本取信不了你們,一紙詔書恐怕連虎牢關都傳不出。故此,朕今日破例,率先拿出誠意,撥付給你們匈奴糧草鹽錢,以資爾等在黎陽生息御敵之用。”

這還是一句空話,畢竟具體數目沒有落地,誰知道漢朝能拿出多少東西來?可劉協也沒辦法,雖然董老板點頭同意了,但他剛穿越過來,哪里知道該撥付多少?就算是真真正正的劉協,也是不當家不知柴米貴的小屁孩,也不可能知道該撥多少。

按說這個時候,董卓背后的管家就該跳出來請示。但劉協眼瞅了半天那位負責朝廷錢糧的司農,人家的臉色簡直委屈極了。一會兒看看董卓,一會兒看看劉協又叩問自己的良心,臉色憋得通紅,但就是不敢跳出來請示具體的數目。

而就在滿朝冷場、董胖胖又有化身向屠夫轉化的時候,殿下一人站了出來,開口道:“陛下,如今朝廷府庫空虛,入不敷出。但陛下金口既開,那依老臣之見,不如便撥付匈奴使臣三十萬石糧草、三千石粗鹽、六十萬錢如何?”

劉協瞇著眼睛算了一下,這個數目實在很有味道。匈奴于夫羅當初率兵入漢的時候,帶著差不多兩萬匈奴游騎,而中間一番戰亂,前些時日被袁紹手下大將麹義打得屁滾尿流后,估計能留下五千兵馬便不錯了。至于隨后攻略度遼將軍屯駐黎陽勢力得以恢復后,兵馬最多也就是兩萬余。

而殿下這位司徒大人報出的數目,恰好是漢朝撥付給兩萬將士一月所用的糧草軍費。這樣的數目,拿出去既不寒磣、又不會讓匈奴這些狼崽子吃飽了不干活,的確是個精妙到恰如其分的數目。

故此,劉協不由自主望著殿下那位滿頭銀發、一臉正直剛硬之色的司徒大人點了點頭:“王司徒所言極是,就依司徒大人所奏。”果然是明年就會弄死董胖胖的高手,牛刀小試就看出果然有兩把刷子了……

而且,這個數目顯然也說到了去卑和欒提豹的心里,兩人聞言不由面露喜色。其中欒提豹更是上前一步,摘下頭上頭盔雙手捧上單膝跪立道:“臣叩謝大漢天子賞賜,回去之后,臣定當將今日天子之威名轉述父親。此物乃此盔是我祖傳之物,我父于扶羅傳之于我,見盔如見人,今日獻給萬歲,以表我匈奴永附漢庭之心,絕不相叛!”

劉協面上含笑,但心中卻暗罵了一句:他娘的,虧了!一個月的軍費就換來欒提豹這般感激涕零,看來這些匈奴韃子在黎陽的日子真不好過啊……

然而,就在此時,滿朝公卿卻對欒提豹手中的頭盔露出了鄙夷的神色。那頂頭盔制作并不精美,式樣古拙,頂上甚至還嵌了幾片人頭骨,別有種蠻荒的蒼涼與大氣。更可笑的是,說是頭盔,卻連幾張鐵片都沒有。而當初漢高祖劉邦曾贈給匈奴單于一身精美的衣甲,頭盔,護胸等地方都是由黃金白銀打造地。兩者相比之下,欒提豹的一腔赤誠,在眾人眼中不過是自取其辱而已。

年輕的欒提豹心思單純、也很敏感,但看到了滿朝公卿那不屑的眼色,更明白他們這些漢人為何會露出這樣的神色。正當他心思百轉、無地自容的時候,卻看到一雙金絲纏繞的龍靴出現在他眼前。

劉協雙手托起那頂頭盔,隨后扶起欒提豹,鄭重說道:“此乃漢匈兩族再度睦好之信物,朕當如同珍愛自己的生命一樣珍愛此盔的。其實自祖上算起,匈奴與大漢的血早就流到了一起,我的多少代祖姑姑都是匈奴的閼氏。匈奴自古從母姓,既如此,今日朕便再賜你劉姓,視你于天家子弟。愿汝等一心向善,為我大漢世世牧守一方。甚至有朝一日,可以幫你們擊破鮮卑,重返舊庭!”

不知道匈奴歷史的人,不會明白重返單于舊庭對匈奴有多大的吸引力。劉協這話才結束,眼前劉豹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匈奴年輕人又跪立在地,連連叩首。

單于舊庭,那是一定是片永遠野性難馴的土地,那里生存著永遠野性難馴的男兒。這些人的血管里流著狼的血,滿朝公卿只看到了匈奴人拿出了這樣一頂粗糙的頭盔,卻沒有想到他們半點未將劉邦賜予他們的金銀盔甲當做祖傳之寶。

不過,劉協這時也來不及操心這些,畢竟他現在真是泥菩薩過江。而說到真要操心的,其實這殿上的蔡邕恐怕更該注意點兒:若歷史沒有改變,幾年后這年輕人就會帶著匈奴的勇士,將蔡邕的女兒蔡琰擄回塞外,讓那位身世凄涼的絕世才女,在飽嘗異族異鄉異俗的痛苦生活中,作出了千古傳唱的《胡笳十八拍》……

可想不到,就在劉協準備拱手歡送兩位匈奴使臣的時候,一旁的董卓卻又猛然出現,橫插了一杠子。

這一次,他當著劉協的面,再度掣出了腰間的寶劍。那凜凜含霜的鋒芒,有意無意掠過了劉協的脖頸,斬落了劉協冕冠之上的幾顆東珠。

這一幕,差點將劉協嚇得尿褲子……哦,尿下裳。漢代不興褲子那東西,劉協現在穿的,就是大一號的裙子。

“董,董太師,你要干什么?!”劉協面色青白,顫著牙齒問道。滿朝公卿更是傻了眼,一些忠君之士更是做出了相搏之狀,暗自握緊了袖中拳頭。

不過,那些家伙終究沒有動手,反倒是一旁的去卑和劉豹,一把將劉協掩在身后,去卑厲聲喝道:“董太師,你莫不是要弒君篡位不成?!老臣……老子就是拼了命,也要讓你先踩過老子的尸體!”

忠臣啊,漢子啊!果然,那聲‘老子’比什么‘老臣’入耳多了啊!……

劉協望著滿朝的公卿,這一刻,真心覺得五十六個民族、五十六朵花,這些漢族公卿,哪有人家少數民族兄弟親切啊!

可想不到,董卓聽了去卑那聲斥罵,非但沒有動怒,反而看著一臉惶怖的劉協露出了一抹難以描述的笑容。接著,眼中兇光收斂,才對去卑說道:“某家乃大漢忠臣,怎可能做出那等大逆不道之舉?今日小將軍被陛下賜了姓,我敬你也是條漢子,特意將此劍贈送與你。”

劉協臉色驀然一變:這董胖子什么時候學會拉攏人心了?

再環視一眼殿下,劉協驀然看到一個雙手籠在袖中的家伙,正對著劉協露出一抹探尋又頗含深意的眼神。劉協看到此人悚然一驚:好像之前,自己與劉豹談話的時候,這個家伙便在董卓耳后一直秘密私語?……

隱于深秋說:

寫書不易,希望大家支持我這本書,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請各位讀者大大支持正版閱讀。求收藏,求打賞,求月票,求書評,摸爬滾打各種求,夢想書城支持QQ、微信、微博賬號一鍵登錄,無需注冊,超級方便。

加載下一章>

LOLs10全球总决赛下注平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