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主页 > 悬疑 > 绝艳冥妻 > 第三章 谁杀了他们?

第三章 谁杀了他们?

作者:老黑泥发表时间:2017-09-16 03:00:19字数:2348 加入书架

www。imengxiang。cn 梦想书城,最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网,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侠、言情、网游、宠文、重生文、爽文、总裁文、甜文等免费小说的在线阅读,小说推荐及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小说尽在梦想书城。

我小心翼翼的悄悄回屋,老爸老妈现在心情都不太好,万一把火气撒在我头上,又免不了得挨一顿揍了。

当天下午的时候,大伯家就忙碌起来,看样子是准备让堂哥和堂嫂下葬了,毕竟天气炎热,尸体不能放太久。

我家和两个叔叔家都没去人,是村里一些张姓的人去帮的忙,这样一来,村里说闲话的人自然就更多了一点。

傍晚的时候,一口棺材从大伯家被抬了出来,朝村尾方向走去。

村子后山有片坟地,基本上村里死人都是埋在那里的。

没有扛幡摔罐开路,也没有什么丧乐喇叭跟随,白发人送黑发人,大伯搀扶着大伯母,一路哭哭啼啼的走在棺材旁,那情景看起来让人感到很心酸。

只有一个独子,昨天刚办完喜事,今天就阴阳两隔,老两口那承受的打击可想而知了。

就在村里几人抬着棺材即将出村的时候,村里路旁四叔家门口突然放起了鞭炮。

这突兀响起的鞭炮声让所有人都是一愣,前面抬棺下葬,后面放起了鞭炮,这是很不吉利的。

可是,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张虎搬出了一个音响放在家门口,音量调到了最大,一阵喜庆的音乐从音响里传了出来。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这明摆的就欺负人了,做得太过分了。

不止是大伯大伯母脸色愤恨,一副要吃人的模样,村里一些人也都是皱着眉头看着四叔家门口的方向。

老爸带着我快步跑到四叔家门口,黑着脸对门口的张虎喝道:“混小子你干什么呢?赶紧关掉!”

“二叔!”张虎笑嘻嘻的给我爸递了一根烟,丝毫没有要关掉音响的意思。

老爸没有理会他,直接走到音响旁,拔掉了电源。

张虎也没有阻止,仍旧是笑嘻嘻的模样,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时候关掉音响也无所谓了。

四叔家的院子里传来争吵之声,似乎是四婶拦住了四叔,要不然的话张虎这小子也不敢在这时候又是放鞭炮又是放音响的。这肯定是四婶指使的,是因为今天早上在大伯家的事情,不过这么做也有点绝了。

老爸黑着脸走进四叔家的院子,去劝解四叔四婶去了,而大伯和大伯母也没有过来找麻烦。他们虽然心中愤慨,但是这时候只是想尽快让堂哥堂嫂下葬,只能强忍着这口恶气了。

其他几个堂兄弟都过来了,对着张虎悄悄的竖起大拇指,显然也是因为昨天大伯母的举动让这些堂兄弟心生反感,张虎这做法像是给他们出了一口恶气似的。

看着他们那嘻嘻哈哈的得意模样,我眉头紧皱,不过这时候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昨天大伯母又是拿刀砍又是骂的那么难听,我心中也挺不舒服的。

接下来的几天,村里变得热闹起来,大伯母整天骂街,从村东头一路骂到村西头。

三婶四婶憋不住了,跟她对骂,骂的都很难听,村里人整天看热闹,三叔四叔怎么劝都没用。

我妈也是气得难受,不过却被我爸拦住了,没有加入对骂的行列中。

几个堂兄弟气不过,半夜去砸大伯家的窗户和门,砸完就跑,偶尔还会往院子里扔死猫。虽然没有人看到是他们做的,但是只要不是傻子也知道肯定和他们有关系。

这样一来,大伯家关系和我们几家更僵了,就像是结了仇似的,大伯母每天骂街骂的更狠了。

几天的时间里,骂战越来越激烈,其中还打过几次。兄弟倪墙,成了村里人饭后谈资。

直到那一天,一大早大伯母像往常一样骂街,不过今天骂的稍稍有些不一样。

大伯母这段时间的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有些疯疯癫癫的了,她声音嘶哑的沿街骂道:“今天是我儿子头七回魂,你们这些害他的畜生,一个都跑不了……”

三婶四婶又跳出来跟大伯母对骂,对于这样的场景,村里人这几天已经见怪不怪了。

当天晚上的时候,趁着爸妈睡觉的时候,我偷偷的溜出了家门。

来到村头,几个堂兄弟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了,看到我来了之后,张虎低声责怪说道:“怎么来这么晚?”

“少废话,能偷跑出来就不错了,翻墙头的时候差点都把裤子刮破了!”我没好气的回应一句,低声说道:“东西都准备好了?”

“必须滴!”张虎他们晃了晃一个小布袋,哼哼说道:“今天晚上再去出出气!”

我大半夜的跑到这里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跟张虎他们一起去砸大伯家的门和窗户。

没办法,最近这段时间实在是被大伯母骂街骂的太憋屈了,堵在家门口破口大骂那场景,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体会不到的。

趁爸妈睡着了,我也跟着几个堂兄弟来出出气。

布袋子里面放着几只死老鼠,和一些石块乱七八糟的东西,是我们今晚的主要武器。

“咱们只有半分钟的时间,大伯从堂屋冲到院门那边,咱么就得跑,不能让他逮着!”张虎低声嘱咐。

“放心,到时候我跑的肯定不比你们慢!”我随口回应。

我们几个偷偷摸摸的来到大伯家院门前,我这几个堂兄弟都是老手了,翻墙很麻利,几下子就窜上了大伯家的墙头,主要也是因为大伯家的墙头比较矮的缘故。

骑坐在墙头上,我们手持小石块,有点兴奋的朝大伯家堂屋门和窗户砸了过去,同时把那几只死老鼠也奋力扔了过去。

堂屋的窗户被砸烂了,这种偷偷摸摸的心态是很刺激的,正准备要跑的时候,张虎突然拉住了我们。

“哥几个别慌走,有点不对劲!”张虎看着堂屋那边,低声对我们说道。

顺着张虎的目光往堂屋那边看,我们确实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堂屋没有亮灯,也没有任何的声音,很静。

按理说就算是睡得再怎么沉,刚刚这砸窗户砸门的动静也不小了,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张虎把手里剩下的石子都扔了过去,砸的堂屋房门砰砰响,但是里面还是没有丝毫的动静。

这就有点奇怪了!

这夜深人静的,我莫名的感觉有点心慌了,想回家。

但是张虎却直接跳下了墙头,跳进了院子里,那几个堂兄弟也跟着跳了下去。这时候我要是自己回去的话,显得我太过胆小了,只能硬着头皮也跟着跳进了大伯家的院子里。

张虎的胆子最大,小心翼翼的摸到了堂屋门前,轻轻地推了一下堂屋的门。

堂屋的门被推开了一条缝,我和几个堂兄弟都围了过来,有点好奇。

这大半夜的,堂屋门没关,里面也没有什么动静,难不成大伯和大伯母不在家?

堂屋门一点点推开,我们几个做贼似的探头朝里面看去。

借助微弱的星光,我们看到了房间内的情景。

“啊~”也不知道是谁先发出来的一声惊恐尖叫,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极为刺耳。

加载下一章>

LOLs10全球总决赛下注平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