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主页 > 都市 > 都市之修真仙帝 > 第三章洛水灵根

第三章洛水灵根

作者:挤墨发表时间:2018-03-02 09:20:49字数:1025 加入书架

www。imengxiang。cn 梦想书城,最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网,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侠、言情、网游、宠文、重生文、爽文、总裁文、甜文等免费小说的在线阅读,小说推荐及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小说尽在梦想书城。

李墨被几人吵醒,也睁开双眸,灵力在眼眸中一闪而逝,经过一晚修行,体内总算是有了一丝灵力,达到了练气初期,最起码也算有一些自保之力了。

他睁开双眼后,便看到了眼前的湖泊中,有上百条锦鲤,竟然整整齐齐的排列成五排,浮在水面,鱼嘴一张一合在不断地呼吸着。

天地万物皆有灵性,这些锦鲤必然是感受到自己这里灵力浓郁,所以这才游到这里。

但其他人不懂,看到这一幕,上百条锦鲤,仿佛朝圣一般,整齐的排列着,全部对着眼前这人,皆是被这种奇观所震惊了。

“天哪,天地奇观,赶紧录下来!”一女生惊喜道。

李墨这时却忽然站了起来,金鱼受到惊动,纷纷钻入湖底,瞬间不见。

李墨回过头,双眸猛地一眯,曹洛水,医科大四大校花之一,家庭富裕,但曹洛水的性格很好,甚至资助了几名家境极为困难的学生,很有声望。

但这都不是他惊讶的原因,他惊讶的是,没想到曹洛水竟然是水灵根,修行界中,拥有灵根才能够修行,一般人是无法修行的,就连他自己都不是五行灵根,没想到曹洛水竟然是五行水灵根,这种灵根用来修行,速度奇快,且非常强大。

“你愿意拜我为师吗?”李墨问道,动了爱才之心,当然,最重要的是,曹洛水品性善良,应该不会前世那弟子一样……

“啊?”曹洛水微微惊讶,虽然李墨穿着很土很普通,但看着却是给人一种奇怪的不凡感觉,而且,方才的百鱼朝圣的景象,还历历在目,让她心生震荡,“你也会武功吗?跆拳道还是什么?”

“远比跆拳道强百倍,万倍!”李墨平静的道,这都是谦虚了,修行功法与跆拳道相比,那简直是对功法的侮辱,之间的差距何止是千万倍,就算是练气中期的修士,对付跆拳道最厉害的高手,也就是举手之劳而已。

“小子,你说什么?”秦峰怒了,他身为跆拳道社长,被人如此侮辱跆拳道,而且还是在心仪女孩面前,他怎么能忍?

李墨这才注意到,这一行人都穿着跆拳道服,应该是跆拳道社团的,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只是看着曹洛水,等着她回答。

“小子,你敢与我比试吗?”秦峰看着李墨竟然不理自己,更是愤怒,直接挑衅道,“你既然如此自信,是男人就站出来比一次,看我跆拳道厉害还是你厉害?”

“如你所愿!”李墨早已不是昔日李墨,而是中央仙帝李墨,有人挑衅,怎可不应?

这一世,不会再屈居人下,仙帝岂容看轻?

“啪!”

秦峰活动了下手脚,猛地朝着虚空踢出一脚,只见裤管在空中发出啪的医生脆响,引得跆拳道社团几人,皆是大为吃惊,连曹洛水也是美眸微睁,露出震惊之色,能做到这点的,都是真正的跆拳道高手。

李墨背负双手,虽然修为不在,那份气度还在。

“看招!”秦峰猛地冲来,借着冲来的力道,一脚狠狠的朝着李墨踢来,甚至裤腿处都哗哗作响。

李墨身子微侧,右手成爪,直接一把抓住了秦峰的脚腕,顺势朝着后方一拉,秦峰的身子,直接摔飞到七八米外,发出一阵阵痛呼声。

“哇,好厉害,我愿意拜师!”曹洛水立刻惊叫一声,露出激动之色。

“跟我来!”李墨将曹洛水带到了一旁,然后说道:“你运气不错,虽然那些人将我毁了,储物袋也被抢走,但还有一个曾经早已遗忘的低级储物袋还在,里面有一些低等丹药,其中便有洗髓丹,你拿着回去服用。”

曹洛水看着手中雪白色的丹药,闻着浓浓的药香,露出震惊之色,丹药?储物袋?不会是修真吧?

但当他抬头时,李墨早已走远不见,只有一张纸条上写着李墨,还有一行电话!

这两日,李墨给父母打了一个电话,听着那久违的声音,讲了足足两个小时后,眼眸中强忍着泪水将电话挂掉,晚上他便来湖泊旁修行,有宇宙至宝在,尽管地球灵力贫乏,但也增长了不少修为之力。

下午时分,李墨看着手机中的陌生号码,按下接听。

“你好,你是?”

“我是周静,李墨,今晚八点在明德山庄,我们班有聚会,我通知你一声!”周静是与李墨同一班的班长。

“不用了,你们玩吧!”李墨拒绝了,这种聚会对他来讲没有任何意义,他现在只想修行。

“李墨,你不要这么不合群啊,这次聚会我们全班每个人都会来,你要是不来,岂不是太难看了?”周静不满的说道,旋即又开玩笑道:“我身为班长命令你,一定要来哦。”

“那……好吧!”李墨道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前世这个时候,并没有这场聚会,看来我的重生,的确让所有轨迹都发生了变化!”

傍晚七点,李墨下了出租车,穿着还是白天的那身衣服,蓝色牛仔裤,白色短袖,非常普通,他看着眼前这座阁楼一般的大门,走了进去。

加载下一章>

LOLs10全球总决赛下注平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