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主頁 > 玄幻 > 神道帝尊 > 第4章 家族議事

第4章 家族議事

作者:蝸牛狂奔發表時間:2018-03-02 14:12:19字數:2233 加入書架

www。imengxiang。cn 夢想書城,最值得推薦的小說閱讀網,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俠、言情、網游、寵文、重生文、爽文、總裁文、甜文等免費小說的在線閱讀,小說推薦及小說排行榜。好看的小說盡在夢想書城。

秦塵的身體,恢復了?修為也恢復了?這怎么可能,秦塵星門被奪,不死已經是奇跡了,現在還恢復了修為,似乎比以往還更強了!

可是,這么殺了沈淵,那可是捅了大簍子啊!

“快跟上啊!”秦心悅看到秦鑫鑫還在發呆,頓時訓斥道:“塵弟似乎不太一樣,你看住他,別讓他發瘋了!”

“哦哦,好,好!”

秦鑫鑫立刻跟上。

“塵哥……”

秦鑫鑫此刻語氣打顫,只感覺雙手還在顫抖,追上秦塵道:“你……殺了沈淵啊!”

“嗯,怎么了?”秦塵泰之若然。

“他……是沈乘風的獨子!”

“我知道!”

“他是沈家唯一繼承人!”

“我也知道啊!”秦塵依舊氣定神閑道。

秦鑫鑫徹底頭大了。

“哥啊,我的親哥哥啊,你知道,你還殺了他,連族長都只能答應退婚,你還殺了他……”

“不殺他怎么辦?你也看到了,他剛才的模樣,我已經退步忍讓了,再者,心悅姐姐被退婚,傳出去也不好,殺了他,省的污蔑了心悅姐姐的名聲。”秦塵依舊是一副風輕云淡的模樣。

“可是……”

“好了,沒什么可是,前面便是家族議事大廳了吧?”

“嗯!”

“走吧!”

秦塵走在前方,秦鑫鑫此刻,滿心打鼓,一點底氣也沒有。

這下,秦塵可是捅了天大的馬蜂窩了啊!

這……怎么辦啊?

而秦塵心中則是明白,因為他,凌家和楚家才有這么多麻煩事來,這一系列的事情,不能讓父親幫他扛。

更何況,現在的他,覺醒了九世記憶,與今生融合,可以說是真正的他,徹底的他,再大的風浪,他九生九世都見過,這一次危機,不算什么,坦然面對便是了。

既然凌家和楚家,已經是明面上與他們秦家撕破臉皮,沈家是跟著兩大家族的,那就讓他,把這臉皮撕得更大一些。

至于后續該如何,他心中,已有所決策。

……

此時,秦家議事大廳內。

主座位上,一身黑色長衫勁服的秦蒼生,面若刀削,端然正坐,神色略顯悲慟,下方左右各有幾道身影坐定,也有一些年輕子弟站定。

仔細看去,左右兩側,各有三人,氣息沉厚。

“族長!”

左側領頭老者,一身黑袍,白發蒼蒼,聲音蒼老,老神在在道:“此番,秦塵豎子,侵犯凌菲菲,使得我們秦家,名譽受損,更是被凌家逼要索賠,讓沈家退婚,與楚家決裂,可謂是損傷極大,必須嚴懲!”

“大長老說的沒錯!”

左側第二位長老開口道:“秦塵此子,身為家族少族長,做出此事,應該驅逐出家族!”

“對,驅逐出家族!”又一位長老附和道

“大長老!二長老!五長老!”

右側一名中年男子站起身來,道:“現在,塵兒生死未知,考慮的不應該是他的問題,而是凌家咄咄逼人,我們該怎么辦吧?”

“而且,塵兒侮辱凌菲菲的事情,全是凌家一口之言,我們至少該聽聽塵兒怎么說吧?”

“一口之言?”

大長老頓時喝道:“秦遠山,你是秦塵二叔,也不能這么偏袒他吧?那楚凝詩,可是一直和秦塵關系極好,自小定親,乃是秦塵未婚妻,她親自作證,這還是凌家一口之言嗎?”

“這……”

秦遠山此刻也是難以辯解。

原本這件事,放在誰都不會信的,可是偏偏,楚凝詩作證,楚凝詩不僅自小和秦塵有婚約在身,更是青梅竹馬,關系極好。

這就導致,整個凌云城眾人,都相信此事的真實性了。

“當然是凌家一口之言!”

正在此刻,大廳之外,一道身影跨步而來。

正是秦塵!

“塵兒!”

此刻,秦蒼生猛然間站起身來,原本悲痛的表情,頓時變成震驚,欣喜。

“父親!”

投給父親一個放心的眼神,秦塵拱了拱手,繼而看著眾人,道:“二叔,諸位長老!”

“事實經過,是楚凝詩與凌家勾結,誘騙我離開凌云城,進入凌云山脈,繼而凌世成、凌天父子二人,將我擄至凌府,凌世成親手剝奪我的星門,給他兒子凌天!”

“楚凝詩此女,親眼看著我星門被奪,更是看著我在雨夜之中,孤苦伶仃無依靠,任我自生自滅……”

“凌世成父子更是將侮辱凌菲菲此等無中生有的事情,嫁禍到我身上來,辱我名諱,掩蓋剝奪我星門的事實!”

秦塵看著眾人,擲地有聲道:“這就是真相,凌家就是為了我覺醒的星門!”

原本秦塵懶得和這些家伙解釋,可是這件事情,必須要給父親一個答案。

“笑話!”

大長老此刻喝道:“那凌天,天賦傲人,不低于你,因為你的星門,甘愿與我秦家為敵?”

“再說,楚家與我秦家交好數十年,怎會做出此等事情?我看就是你秦塵做出天怒人怨之事,現在怕了,推脫責任!”

此話一出,眾位長老皆是議論紛紛。

“大長老!”

秦塵剛想開口,秦蒼生此刻卻是說話了。

“秦塵,是我秦家子嗣,大長老不信任他的話,卻只是一味的信任那凌家父子和楚凝詩的話,是何意思?”

秦蒼生的話,說的很緩慢,可卻很沉重,秦塵,是他的兒子!

“這件事情,本就有蹊蹺,塵兒星門被奪,凌家父子不安好心,楚家伙同,不是沒有可能!”

秦蒼生聽到秦塵的講述,怒火已經是燃燒,凌家,欺人太甚!

自己兒子,被剝奪星門,還被人誣陷,雨夜之中,秦塵孤身一人,想到那副場景,秦蒼生便是一陣心痛。

“族長,您這么說,未免太偏袒自己兒子了吧?”大長老陰測測道。

“偏袒?”

秦蒼生看著大長老,頓時喝道:“秦雷山,你雖是大長老,可是這偌大的秦家,我想,還是我秦蒼生這個族長說的算吧?”

此話一出,大廳內的氣氛,頗顯劍拔弩張。

“哼,那凌家要求的賠償,以及沈家退婚這兩件事情該如何?總該是有人負責吧?”

秦蒼生再次強硬道:“凌家想要賠償,那就派人來拿,只要他敢來人,我秦蒼生奉陪!”

“至于沈家退婚……”

秦蒼生看了看一旁的秦遠山。

秦遠山不僅僅是他二弟,更是在家族內對他極為擁護的主事人之一,這件事情,是她女兒秦心悅被退婚,對自己二弟,確實是說不過去,頗有虧欠。

“沈家退婚,已經不可能了!”

秦塵此刻卻是慢悠悠開口。

“沈淵被我殺了,沈淵身死,算是我們和沈家婚約自動作廢了!”

什么?

秦塵此話一出,整個議事大廳內,徹底沸騰了。

加載下一章>

LOLs10全球总决赛下注平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