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主頁 > 玄幻 > 神道帝尊 > 第8章 誰說木劍不能殺人了

第8章 誰說木劍不能殺人了

作者:蝸牛狂奔發表時間:2018-03-03 20:15:22字數:2029 加入書架

www。imengxiang。cn 夢想書城,最值得推薦的小說閱讀網,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俠、言情、網游、寵文、重生文、爽文、總裁文、甜文等免費小說的在線閱讀,小說推薦及小說排行榜。好看的小說盡在夢想書城。

楚玉青看到這一幕,徹底怒了。

秦塵這已經不僅僅是對他的蔑視,更是對他的侮辱了。

區區一個四門傷門境的小子,憑什么這么侮辱他?

“受死!”

楚玉青喝道:“區區木劍,想要殺我?你做夢吧!”

“誰說木劍不能殺人了!”

秦塵此刻卻是手握木劍,閑庭信步。

兩道身影在場中交戰,可是眾人突然發現,秦塵以木劍,居然是硬生生抵擋住了楚玉青的凡器長劍。

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那一些犯花癡的女子,也是沉默了。

“如此狂妄無知,那就讓你看看我的真正實力!”

楚玉青怒喝一聲,突然,手中長劍,散發出一股靈性,一道無形的劍氣,沖天而起。

“這是……劍意種子!”

頓時人群之中,有人徹底驚呼起來。

“劍意種子?楚玉青少爺,領悟了劍意種子?”

“這簡直是不可思議啊……十八歲,領悟劍意種子。”

“六門景門境,劍意種子,楚玉青,當是楚家又一超強天才!”

楚玉青聽到周圍的驚呼,十分滿意。

他最喜歡的便是這種感覺,讓人驚訝,讓人追捧,讓人崇拜,受萬眾矚目。

妹妹楚凝詩在的時候,她是楚家第一天才,現在妹妹離開,那他楚玉青,便是楚家第一天才,甚至凌云城內,無人可比!

劍意種子,乃是劍意必經之路,領悟劍意種子奧義,他距離劍意,也不會太遠!

今日,秦塵表現出的實力,讓他驚訝,可是秦塵越強,他施展劍意種子,殺了秦塵,那他就是比秦塵更強!

“不過是劍意種子而已,至于嗎?”

秦塵搖了搖頭,看著那些泛著花癡的女子們,臉色古怪道,語氣依舊是波瀾不驚。

“清風引劍訣!”

楚臨風直接一劍劃出,結合劍意種子的一劍,頓時殺出,劍氣纏繞,劍風呼嘯,沖擊秦塵。

秦塵看到此景,卻是揚了揚手中木劍。

他手中的木劍,在此刻微微顫抖。

他乃是無上神帝之子,九命天子之身,歷經九生九世,這九生九世,無一不是名聲赫赫,創造傳奇的人物。

在他第四世之時,便是成就了威名赫赫的“青云劍帝”之名。

現在雖然從頭開始,可是,對于當年種種意境,卻是心中猶存。

記憶之中,自己曾經自創一招劍式—修葉劍,甚至在他到達劍帝層次之時,依舊是凌冽的殺招。

雖然隔了幾世,可是這一招,他不可能忘的。

修葉劍,乃是他當初無意間在林間看自己徒弟修劍之時領悟。

落下的樹葉,以劍斬成兩半,對于一些劍客來說,磨練磨練,就可以到達,不難。

但是,將漫天落下的樹葉,落地之前,一劍一劍,修剪成各式各樣的圖案,卻是有些困難。

而以一劍,做到這一步,更是難于登天。

秦塵當年枯坐樹下百年時間,終得此劍術,所以就起名為修葉劍。

最終,將其修正歸納,融合成完美的一招,無形無式。

雖然只是一招,可卻是最強一招,使得他終生受益。

此刻,看到楚玉青殺來,秦塵手中木劍,直接殺出。

“修葉劍!”

這一劍,沒有什么特殊的招式,沒有什么詭異的變化,可放在楚玉青眼中,卻是躲無可躲,避無可避。

最重要的是,秦塵此劍一出,他手中的長劍,仿佛是不聽使喚,連劍意種子都是慌亂了起來。

緊接著,他散發出攻擊的劍氣,一瞬間亂了套,改變了招式,攻擊路徑,居然是不進反退,朝他自己沖來。

這一幕,在外人看來,就像是……楚玉青此時此刻,在攻擊他自己?

沒錯,就是如此!

可是楚玉青此時,卻是有苦說不出。

劍威全部返回,他只能夠以自己身體抵擋那些劍氣。

可是,倏忽間,他看到了秦塵,秦塵的面容,秦塵的笑。

但是,他此刻什么都做不出。

只能眼睜睜看著秦塵,靠近他,將那木劍,噗嗤一聲,穿過他的心臟!

這一步看起來,十分簡單,可偏偏,他無法退,無法抵擋。

怎么會這樣?

逐漸的,楚玉青感覺自己意識消散,神情迷糊,雙眼沉重。

周圍的目光和聲音,他逐漸感受不到了。

“玉青!”

楚家族長楚山河,此刻手掌顫抖。

他能安慰沈乘風,可是事情到了自己頭上,他無法安慰自己了。

本以為是必勝的,可是沒想到,自己兒子,反倒是死了。

而且,還是被秦塵,用……木劍殺死的!

此刻,那些花癡們,圍觀群眾們,已經是說不出話來了。

木劍……真的也能殺人!

“好樣的,塵哥!”

秦鑫鑫此時此刻重達二百多斤的身軀,一躍而起,秦家大門都是抖了抖。

秦蒼生和秦遠山兄弟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錯愕不已。

“這……還是我兒子秦塵嗎?”秦蒼生有點懵了。

“大哥,說什么胡話呢!”秦遠山笑道:“塵兒星門被奪,非但沒有一蹶不振,反倒是……因禍得福,變得比之前更厲害了啊!”

這一瞬間,所有人都震驚了。

“楚山河!”

秦塵看著楚山河,面不改色道:“原本說不定該稱呼你一聲岳父大人呢,現在沒可能了,楚玉青身死,這一柄木劍,算是我送的葬禮了!”

“相比于送給沈淵一副棺材,這一柄木劍,雖然只是一頂點靈香木,但是,玉青大哥喜歡劍,我想,他應該會滿意!”

“你……”

楚山河看著秦塵,不再把他當成一個少年。

有這么老辣,字字珠璣,挖人心窩子的少年嗎?

“楚族長!”

凌世成此刻站出來了。

如同剛才楚山河安慰沈乘風一般,凌世成安慰道:“此子,我們終究還是小看了,但是事情已經是到了這一步,第三場,該我凌家子弟上場了!”

“凌族長,你是要……”

“沒錯!”

凌世成轉身,看著身后一名青年。

“叔父!”

那青年一步跨出,身材魁梧,一身肌肉發達,面相冷漠,身上氣息,若隱若現的給人一種壓迫感。

加載下一章>

LOLs10全球总决赛下注平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