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主页 > 悬疑灵异 > 阴缘人 > 第二章 鬼魂入住

第二章 鬼魂入住

作者:冉小狐发表时间:2019-01-30 20:46:54字数:3232 加入书架

www。imengxiang。cn 梦想书城,最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网,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侠、言情、网游、宠文、重生文、爽文、总裁文、甜文等免费小说的在线阅读,小说推荐及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小说尽在梦想书城。

“小冉,咋一个人在这里,下雨了还出来贪玩,小心你奶奶揍你。”正在我快要支撑不住,一点头绪也没有的时候,耳畔传来同村罗锅头的声音。

罗锅头,真名罗子义,只因为一直留在锅盖样的发型,村里人送外号罗锅头。为人豪爽胆大,平日里算是我最好的玩伴。

罗锅头的声音,此刻听在我的耳畔无疑是天籁之音。

因为罗锅头的发音,那诡异的咯咯婴孩声音消失,眼前的路变得明朗,我从地上腾地站起来,抱着白色瓷罐拔腿就跑。

跑上一小段路,我的心也静下了不少,这才想起奶奶之前告诉过我,遇到鬼打墙的破解之法,要么是有其他人进入,要么就是咬破手指儿流出几点鲜血。

说实话,我挺感谢罗锅头的,要不是他出现,刚才的那种情况,非把我吓傻了不行。

没听到罗锅头脚步声跟来,我扭头看罗锅头因为我的举动正头顶着一个荷叶呆愣原地,再跑回去一把抓住罗锅头的手,朝着王婶家奔去。

罗锅头被我拉的踉踉跄跄,咂舌我短胳膊短腿竟是能跑的比他快,看我脸色苍白急急赶路,也没有说什么,就任由我拉着他一起,前往王婶家里。

终于冲到了王婶家,我把白色瓷罐递到奶奶手里,就直接手软脚软瘫在地上起不来了。

“奶奶,小冉这是咋了?我刚才见到她的时候她一个人坐在雨里抖的跟筛糠一样,叫了她一声之后她跑的比兔子还快。”和我一起来到王婶家的罗锅头,并没有发现此刻坐在王婶家堂屋里正把玩珠子和手镯起劲的王婶当家的异样,大咧咧也拉过一个板凳,就势坐在我的身边。

听到罗锅头的话,瘫软在地我没力气和他斗嘴,不过还是忍不住翻了他一个白眼。跑不过我,你丫的就是那个兔子好不?

“罗锅头你下雨天不回家,是想再尝尝你爹那荆条抽屁股的滋味吧?”奶奶没有回答罗锅头的问题,反而是提到了罗锅头最惧怕的罗叔。

把白色瓷罐放在桌子上面,奶奶让王婶寻一个干爽的毛巾,蹲在我身边为我擦拭湿漉漉头发,眼底的情绪复杂,小小年纪的我根本就理解不了。

“嘿嘿,我这不是就要回家嘛,遇到小冉就被小冉拽着到王婶家了。奶奶我回家了,小冉明个我再找你玩。”一听到奶奶提起罗叔,罗锅头立马就从小板凳上面弹起来,一溜烟往他家跑去。

罗锅头离去,奶奶不发一言只管给我细细的擦拭头发,这王婶堂屋除了正把玩陶响球的王婶当家的偶尔会发出几声声响,还有暴雨倾盆落地的声响,就再没有其他声音。

奶奶在我回来之后,没有问一句我出门之后遭遇了什么,我却是感觉奶奶好像什么都是知晓。

把我的头发擦干,奶奶才再次望向那王婶当家的:“孩子,今个天气不适合给你重新找地方下葬,莫若你离开他的身体先回这瓷罐内,等天气放晴,我再为你寻一好去处。”

“我要回你家。”正在把玩珠子和手镯的王婶当家的听到奶奶的话,歪着头望向奶奶,想了一会儿后提出他的要求。

“好。”没有丝毫犹豫,奶奶就点头应下了附体王婶当家的鬼魂的要求。

去我家?奶奶就这样答应了?我可怜兮兮望着奶奶,回到王婶家见到奶奶后好不容易搁在肚子了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不过,经历了刚才的鬼打墙,我现在看到王婶当家的这鬼魂附体状,倒是没有了之前那般害怕。

扯一下奶奶的衣服角,我无声表明我的反对态度。

虽然我现在对于这王婶当家的鬼魂附体状没了之前的那般害怕,可也只是害怕的程度减轻了一些,远没有达到一点都不怕的好不?

想想一个鬼魂要随着我和奶奶去往我家里,我就浑身的鸡皮疙瘩。

奶奶扭身拉上我的手,没有说话,我知道,奶奶这态度是直接驳回了我的反对,反对无效。

“孩子,来到瓷罐里吧。”冲着王婶当家的招手,奶奶示意那附体王婶当家的鬼魂入住盛着其骨灰的白色瓷罐。

奶奶的话语刚落,突兀的一阵冷风从王婶当家的位置吹向白色瓷罐,那本来站着的王婶当家的直接软软摔倒在地。

奶奶走到王婶当家的身边,把他手里的陶响球取出,转身再放进白色瓷罐内,开始整理她带来的包袱。

“沈婆,我当家的这是?那东西?”看自己当家的摔倒在地上,王婶是想扶又不敢扶,支支吾吾的小声问奶奶。

“已经没事,好好让你当家的休养休养吧。”奶奶边收拾包袱边冲着王婶交代。

王婶听完奶奶的话,对奶奶是一个劲感激,保证以后再不贪心。为奶奶寻来雨伞,王婶就急急地扶起这个时候幽幽醒转一脸茫然的王婶当家的。

奶奶撑着雨伞,带着我拎着包袱回去我们小院,把白色瓷罐从包袱里取出,再点燃三炷香竖在那白色瓷罐前面。

奶奶为我烧水让我洗澡换下身上弄的到处都是泥巴的衣服,整个过程我都是跟着奶奶亦步亦趋。

想想一个鬼魂就待在自己家里,我怎样都是觉得慎得慌。

晚饭之后,暴雨依然是没有停歇的打算,我早早就爬上床窝在奶奶的臂弯,这样才感觉踏实。

奶奶温柔抚摸我的头发,重提想让我继承她衣钵事情。

奶奶不止一次给我提过让我继承她衣钵跟随她学本领事情,却是都被我拒绝,只因为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鬼魂事情。

今日的遭遇,让我不得不相信这世界上是真实有鬼魂的存在,原本坚信自己不是一名阴缘人的想法动摇。

“小冉,其实你作为阴缘人是不幸中的大幸。继承奶奶衣钵,这些鬼魂都是不需畏惧。”轻轻拍打我的背部,奶奶的声音带着浅浅笑意。

我抬头望一下奶奶,怎么总是感觉今个我的遭遇正合奶奶心意?这是亲奶奶不?

“奶奶说的可真?继承奶奶衣钵,就可以不畏惧鬼魂?”小小年龄的我不知道奶奶所言的继承其衣钵是怎么个意思,却是准确的抓住了我最关心的点。

“当然。我阴逻门传承的可是袁天罡祖师爷的《阴阳术》,区区鬼魂何所惧?”看我紧紧盯着奶奶,奶奶唇角的笑意加大。

“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我跟奶奶学。”不知道袁天罡祖师爷是哪个,也不知道《阴阳术》到底是不是真的如奶奶讲的那么厉害,我此刻只想继承奶奶衣钵只要能不畏惧鬼魂即可。

看我应下,奶奶告诉我阴逻门拜师讲究很多,明个起来之后她会为我准备妥当,让我早点睡觉就是。

在奶奶的臂弯里听奶奶哼唱童谣,身心乏力的我很快就沉沉入睡。

睡梦中,我再一次来到今个下午遭遇鬼打墙地方。那诡异的咯咯婴孩笑声充斥我的耳畔,让我胆战心惊。

谁来帮帮我?无助恐慌的心情蔓延心中,我张皇四顾。

昏暗的天空,瓢泼的大雨,在这样的背景下,我看到无数浅淡的人影在我身边游荡,那咯咯的笑声就是从这些个浅淡的人影中传出来的。

这些个浅淡的人影,个头都是小小的,如同村里刚会走路的婴孩的个头。这些浅淡的人影个个都是脚不沾地,围着我游荡想扑进我的身体却刚贴近就被弹了出去。

这样的情形,让我瑟瑟发抖,这些个我看到的浅淡人影,都是鬼魂吧?不远处那黄金瓮里的鬼魂?

我想拔腿就跑,却是脚步如同钉在原地,怎么都是动不了半分。

眼睁睁看着一波波鬼魂一贴近我就被弹开,再不甘心的扑过来,我冷汗合着暴雨一起滴落。

瓢泼的大雨让我眼睛都快要睁不开,我抬手擦一下眼睛,突然发现,那些个浅淡人影一遇到手腕处被奶奶系上的带着铜钱的红绳就纷纷后退。

这些鬼魂害怕这红绳?这样的发现,让我精神一震。

移不动脚步,可我这身体可以动啊。我挥动着手中的红绳朝向那些个扑过来的浅淡人影。一时间,那些个浅淡人影无一个敢靠近我身体,却都不曾离去远远的围着我。

八岁的我,体力有限。没多大功夫,我就累的气喘吁吁,连抬起手臂的力气都没有。

看我不再挥动手腕处的红绳,那些个远远围着我不曾离去的浅淡人影,一股脑全部朝着我的身体扑了过来。

啊的一声惨叫,我猛然从睡梦中惊醒。

借着床头还不曾熄灭的煤油灯昏黄光线,我看到熟悉的家里场景,奶奶就躺在我的身边熟睡。

原来是做了噩梦?我长出一口气,抬手擦一下额头密集的汗水,怔楞看着手腕处奶奶下午给我系上的那带着铜钱的红绳。

就是这根看起来极其普通的红绳让那鬼魂惧怕,让我逃过被鬼魂附体的结局?

口渴的很,再看奶奶睡的香甜,我迟疑下,还是决定自己下床倒水喝。

轻手轻脚绕过奶奶爬到床边下了床,我惊惧发现,有一个身穿古代人衣服三四岁的小孩,正趴在地上把玩着一对陶响球,看到我的下床,那小孩扭头冲着我发出咯咯的诡异笑声。

加载下一章>

LOLs10全球总决赛下注平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