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主页 > 悬疑灵异 > 阴缘人 > 第三章 夜半惊魂

第三章 夜半惊魂

作者:冉小狐发表时间:2019-01-30 20:46:54字数:3161 加入书架

www。imengxiang。cn 梦想书城,最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网,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侠、言情、网游、宠文、重生文、爽文、总裁文、甜文等免费小说的在线阅读,小说推荐及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小说尽在梦想书城。

眼前所见,让我身体僵硬差点吓尿。

缓缓扭转身体颤着声音从嗓子眼里挤出几声奶奶,却是奶奶睡的很沉,丝毫都没有反应。

“小姐姐,你来陪我玩。”那小孩从地上爬起来,蹦蹦跳跳走到我身边,一只手拉上我的手,另一只手举起一对陶响球。

那小孩的手牵上我的手,让我只感有阴冷的气息顺着那小孩的手传遍了我的全身,让我身体僵硬的更是厉害。

尤其是看到小孩手中举起的那对陶响球,我的双腿开始不受控制的抖个不停。

我敢肯定,此刻这小孩手中拿的那对陶响球就是下午时候奶奶放进白色瓷罐里的那对陶响球。

半夜三更家里突然出现这样一个穿着古代衣服的小孩,手里拿着那鬼魂的物件,代表着什么?

我不傻不笨,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此刻牵着我的手的小孩,就是那今个附体王婶当家的那鬼魂。

虽然我没弄明白为何这鬼魂和我梦中看到的鬼魂不同,有眼见的真实身体还用脚走路,可我确定,他是鬼魂无疑。

如今的我,被一个鬼魂拉着手,让我陪他玩?玩你大爷啊,我才不要,我要找我奶奶。

奶奶你快点醒吧,我在心里哀嚎不已。

“小姐姐,你很冷啊,我给你暖暖。”那小孩看到我僵硬在原地抖个不停,索性把那对陶响球放进他的腰带,两只手分别牵上我的左右手。

更阴冷的气息传遍我四肢百骸,我的牙齿都开始打架。

瞥一眼我手腕处的红绳,我不知道为何这红绳对这眼前的小孩没有用处。

“你你你,我陪你玩,你松开我。”再被这小孩牵着手,我非冷死不可。强自镇定,我冲着那懵懂双眼看着我的小孩开了口。

“哎?小姐姐要和我玩,太好了。”那小孩听到我的话,高兴的蹦蹦跳跳,却是没有松开我的手,反而是拉着我撩开堂屋左侧门帘,把我拉到了堂屋正中央。

我家的堂屋,除了正堂,还有左右两个偏房。我和奶奶住在堂屋左侧偏房,右侧偏房堆着一些杂物,两个偏房和堂屋正堂之间,就只是用门帘简单遮挡。

被小孩拉着到了堂屋正堂,奶奶的身影也就从我的视线中消失,我更是抖的厉害。

小孩虽然只有三四岁样子,却是力气很大,我被拽的趔趔趄趄,身不由己僵硬着身体随着他就这样到了堂屋正堂。

“小姐姐,你挑一个陶响球,我们一起玩。”小孩欢天喜地的捧着他的那对陶响球,举到我的面前让我挑选。

“这,这,这个。”我想飞奔回去奶奶身边,却是双腿根本就不听使唤样一直在抖,根本就无法自主走路,只能随意指一个小孩手中的陶响球。

心里默念奶奶快点醒来,快点来救我,在这之前,我可是不敢惹怒这小孩,免得也如王婶当家的那样被鬼魂附体那就不好玩了。

“呐,这样玩,每一个陶响球上面都刻有乾、坎、艮、震、巽、离、坤和兑字样,我们轮流滚动各自手中的陶响球,让对方去猜陶响球最上面的字是哪个,输的就要被对方刮鼻子。”把我选的那颗陶响球放在我手里,小孩一把把我拉趴在地上。

这一摔,让我疼的眼泪鼻涕都快要流出来。再听小孩兀自讲解着陪他玩陶响球的玩法,我有种痛扁这小孩一顿的冲动。

大半夜的出来吓人不说,还让我陪他玩陶响球,屁大孩子这么大力气,不知道这样摔一下疼的很么?

却是我这想法只能心中碎念一下,眼前的小孩可是个鬼魂,我哪里敢动他一根汗毛。

苦逼的跟着小孩玩,那什么乾、坎、艮、震、巽、离、坤和兑我是傻傻分不清楚,自然是几乎全部都是我输。

鼻子被小孩刮的生疼,我不禁有些恼火,尼玛一个小屁孩子,就算是你是个鬼魂也不应该这么欺负人不是?

看小孩因为一次次刮我的鼻子高兴的上蹿下跳,我的怒火是蹭蹭蹭的往外飚射。把陶响球重重搁在地上,我从地上爬起来,狠狠的在小孩脑门上弹了一下。

叫你高兴,叫你欺负我,听着那清脆的崩脑门声音,我心里是格外的解气。

小孩因为我的动作呆愣,随即就哇哇的大哭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双腿在地上蹬来蹬去,哭的是鼻涕一把泪一把。

看小孩哭的可怜,我不禁傻眼,刚才的解气瞬间就被内疚替代。

“那个,对不起,要不你弹我一下。”此刻的我,忘记了面前小孩是个鬼魂事情,只一心想让这面前小孩不要这么伤心。

蹲下身体,我把脑袋凑到小孩面前,抓起他的手让他弹我的脑门。

“我不要弹小姐姐,那样会很疼的。”小孩没有报复我狠弹我一下,反而是止住了哭声,哽咽着奶声奶气开了口。

这样的小孩反应,让我更觉得我以大欺小脸发烧。看小孩脸上的泪水,我连忙拿了干毛巾给小孩把脸上的泪水擦干。

“不哭了,是小姐姐不好,我们继续玩陶响球吧。”主动提出继续玩陶响球,我只感这样才能弥补我之前的以大欺小过错。

听我主动提出继续玩陶响球,小孩破涕而笑。

开始玩陶响球,我依然是那个被刮鼻子的角色,却是看到小孩那笑的璀璨的小脸,我没有半分的怨言。

经过刚才一闹,我彻底没有了对眼前小孩的恐惧。

细看这小孩,婴儿肥模样很是可爱,脑后梳着鞭子,一身古装穿在身上是像模像样。

“哎,你叫什么名字?”玩着游戏,我开口问这小孩的名字。

“名字?我忘记了。小姐姐叫什么名字?要不你给我起个名字吧。”听到我的问题,小孩皱着眉头仔细想了下,还是没能想起自己的名字。

“我叫吕小冉,那就叫你咕仔怎么样?”看小孩因为想名字而皱起眉头,那困惑可爱的样子让我忍不住捏了一下他婴儿肥的脸颊。

还别说,软绵绵的,手感很是不错。

“咕仔?好啊,冉姐姐,我从今之后就叫咕仔。”听到我给他起了名字,小孩瞬间舒展了皱起的眉头,高兴的冲我裂开嘴直乐。

正在这个时候,奶奶从左侧偏房里出来,看我和咕仔一起在那里傻乐,满眼意味深长的笑意。

“奶奶,这是咕仔,我的新伙伴。”看奶奶出来,我拉着咕仔的手走到奶奶面前。

不知是不是我心理作用,此刻我拉着咕仔的手,那种阴冷的感觉淡了许多。

“奶奶,我喜欢冉姐姐。”咕仔甜甜的叫着奶奶,脸上是大大笑容。

“好好好,喜欢冉姐姐就让冉姐姐多陪你玩就是。”伸出双手在咕仔和我的脑袋上摸一下,奶奶看起来很是满意我和咕仔的和睦相处。

交代我要让着咕仔别惹咕仔,奶奶倒了一杯水就回去堂屋左侧房间继续睡觉。

因为和咕仔玩陶响球我总是输掉,我就提议玩五子棋。

在门外团了一团泥巴再折几根树枝,简单的五子棋工具也就算是备齐。在堂屋正堂画出田字格,我和咕仔开始玩五子棋。

本来想着玩五子棋我肯定不是输的那个,谁知道我还是把把皆输。

这样的结果让我郁闷,翻箱倒柜把奶奶前段时间给我买的跳棋拿出来,我改和咕仔玩跳棋。

咕仔看着我的动作,只咯咯笑我,任由我翻出跳棋,再一起玩跳棋。

跳棋对于咕仔来说是第一次玩,这让我很是嘚瑟,手把手教咕仔如何下跳棋。

不知不觉,已经天色微明。看外面天色就要亮起,咕仔泛红了眼眶。

“怎么了咕仔?别哭,你倒是说话啊。”最受不了就是比我小的屁孩子们哭,我手忙脚乱紧紧拉着咕仔的双手,即便是有阴冷的感觉也不放松。

“冉姐姐,天亮咕仔就不能和你玩了。”咕仔沮丧的开口,泪水开始决堤。

“没关系,晚上我们在一起玩就是。”原来是这个原因,我连忙出口保证。

得了我的保证,咕仔才住了眼泪,身影从我面前消失,我只感有阵冷风从面前经过吹向堂屋桌子上那白色瓷罐。

咕仔的消失和冷风的出现,让我呆呆立在原地,望着身边的那对陶响球,我的脑筋有些转不过来。

身边的这对陶响球,提醒着我晚上经历的事情是真实存在。

我陪着咕仔这个鬼魂玩了一宿,还承诺咕仔晚上继续陪他玩?他是一个鬼魂,我丝毫不再感到害怕?

拿起身边的陶响球,我掀开堂屋桌子上白色瓷罐,把陶响球放进里面。

静立在搁置着白色瓷罐的堂屋桌子面前,我想起咕仔泛红的眼眶,哭泣的样子,只觉得这咕仔也着实可怜孤单的很。

心中下定决心,不可对咕仔食言,今晚上就还陪着咕仔玩耍。咕仔虽为鬼魂,却是对我没有丝毫的加害之心,相反心底很是单纯良善。

正在这个时候,我的背部被人猛的拍了一下,我被吓的一个哆嗦,惊惧扭头望去。

加载下一章>

LOLs10全球总决赛下注平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