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主页 > 悬疑灵异 > 阴缘人 > 第六章 魂飞魄散

第六章 魂飞魄散

作者:冉小狐发表时间:2019-01-30 20:46:54字数:3141 加入书架

www。imengxiang。cn 梦想书城,最值得推荐的小说阅读网,提供最好看的都市、玄幻、仙侠、言情、网游、宠文、重生文、爽文、总裁文、甜文等免费小说的在线阅读,小说推荐及小说排行榜。好看的小说尽在梦想书城。

奶奶今个白天时候已经告诉我,这所摆的阵法中留了生门和死门,我所做的,只需要立定在生门处,面向死门即可。

阴魂可以进入死门,却是无法到达生门,只要阴魂进入死门那就会被这锁魂阵给困守着,无法离去。

因为我是阴缘人,天生的至阴至寒至极体质,是最能吸引鬼魂附体,所以,今天晚上我充当的角色,就是阴魂的诱饵。

奶奶说,从给我续命之后就在我的身体里打了封印,封印可以让我身为阴缘人天生阴阳眼不开和至阴至寒至极体质容易招惹鬼魂的情况不存在。

却是我已经八岁,那封印渐渐已经开始自动解封,奶奶也是无法再次封印我身为阴缘人的天生阴阳眼和至阴至寒至极体质容易招惹鬼魂。

这也是奶奶一直在我耳边提着急让我入了阴逻门继承她衣钵的原因,只有学了本领,我才能先做到自保,再说其他。

总而言之,如今我的身体对于鬼魂来说,是香饽饽。

听着那诡异的咯咯婴孩哭声,我抖个不停,即便是明知道奶奶就在这阵法之外,我也无法克制心里的恐惧。

漆黑夜色,我却是可以清楚看到无数浅淡人影在半空中盘旋,诡异的婴孩哭声就是从那些个浅淡人影中发出。

这些个浅淡的人影和我噩梦中看到一模一样,我讶然是否是噩梦中我已经自动冲开了奶奶的封印,那个时候已经开了阴阳眼。

盘旋的浅淡人影在围着阵法良久之后,开始接二连三冲入阵法的死门,朝着立在阵法生门处的我扑来。

阴冷的风伴着那浅淡人影扑来,让我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在地。

“站好了。”奶奶的声音这个时候传来,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我努力不让自己抖的厉害,看浅淡人影虽气势汹汹扑来却是无法到达我立着的生门处,心里才算是不那么恐惧。

被困守在死门,无法进入生门也无法离去死门的那浅淡人影开始发出更凄厉的哭声,其余没有进入死门在阵法外盘旋的浅淡人影开始朝着村庄方向而去。

冗长晦涩的咒语在这个时候响起,是奶奶今个教过我的招魂咒。

奶奶的声音低低沉沉,却是那些个企图离去逃逸到村庄的浅淡人影,那身形被生生扯回,朝着阵法的死门而去。

我配合着奶奶,哆嗦着也开始念那招魂咒,左手张开手心朝上,托着右手拳头只让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朝上。

眼见着目所能及处的浅淡人影全部进入死门,我迅速跳离了阵法的生门,跑到奶奶身边。

“干的不错,我家小冉果然是个好的。”看我出了阵法,奶奶把红绳再次系在我的手腕,不忘记表扬我一下。

奶奶的表扬没有让我有一丝嘚瑟的情绪,只紧紧拉着奶奶衣服角,盯着阵法死门里被困守的浅淡人影。

奶奶摸出几张符咒,手中结出复杂的结印,把符咒抛向半空。

那符咒竟是自动点燃,飘向阵法的乾、坎、艮、震、巽、离、坤和兑方位。

更晦涩的咒语从奶奶口中发出,那音调忽高忽低极其的怪异。

随着奶奶咒语的出口发音,那飘向阵法乾、坎、艮、震、巽、离、坤和兑方位的符咒发出耀眼的光芒,而身处死门的浅淡人影则都是蜷缩了身体,发出更凄厉的啼哭声。

直到那啼哭声越来越弱,奶奶再连结几个繁琐手印,那飘向阵法乾、坎、艮、震、巽、离、坤和兑处的符咒散发的光芒全部集合一起,笼罩死门那浅淡人影。

瞬间的光芒大盛和浅淡人影凄厉啼哭消失之后,这地方,空寂无声恢复漆黑一片。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这奇怪景象,对奶奶,我充满敬畏。

“回去吧,到小冉睡觉的时间了。”奶奶拉着我的手,朝着山村我们的家方向走去。

我呆愣的任由奶奶拉着我回家,脑子还不曾从刚才看到的情形里转过弯来。奶奶就这样轻松的解决了百婴夜啼?那些个浅淡人影去了哪里?

一路上奶奶都是没有说话,一直到了家里,奶奶为我倒一杯热水让我喝下,才再次开了口。

“小冉,奶奶让你做诱饵,你可有怨言?”蹲在我的身边,奶奶眼底是复杂的情绪。

“没有。就是除了有些害怕。”看奶奶眼底的复杂情绪,我连忙摇头,实话实说。

奶奶是我最亲近的人,做任何事情都是对我好。今日的让我充当诱饵,我想奶奶肯定是要锻炼我的胆量。我怎么会对奶奶的决定有怨言?

“好孩子,是块好玉。”听了我的回答,奶奶舒展了额心,恢复平日的慈祥模样。

“那是。都不看我奶奶是谁,是吧奶奶?”抱着奶奶的胳膊,我开始卖萌撒娇。

八岁的我,记忆中没有父母的存在。从奶奶口中知道母亲已经因为遭遇事故身亡,至于父亲现在如何奶奶不提我也不问。

虽然说有奶奶那就万事足,却是因为没有父母我还是会遭到村里孩子的偶尔嘲讽。尽管那些个孩子因为嘲讽我都被他们父母给胖揍一顿,渐渐没人敢在我面前嘲讽我,却是没有父母的事实在我小小心里已经生根发芽。

我不去把这些委屈告诉奶奶,更是乖巧懂事,不想看到奶奶不高兴的样子。

“瞧你这小嘴甜的,就会逗奶奶高兴。”我的这一招,让奶奶展露笑容。

今晚的充当诱饵,让我心有余悸没心情让咕仔出来阴珠陪他玩耍,收拾一下就和奶奶躺在了床上。

奶奶告诉我,黄金瓮里的那些阴魂,因为都是婴孩所以戾气很重。本来奶奶是想超度那些个阴魂投胎,却是那些个阴魂数量太多奶奶无法短时间一一做到,只能全部把他们打的魂飞魄散。

昨个的百婴夜啼,实际上是阴魂在探路,倘若今晚上不把阴魂全部处理,那些个阴魂就会在今晚上开始行动,扰了活人。

“奶奶,不是人死了之后鬼魂都会到了阴间么,怎么还有这么多鬼魂和人们在一起?”听完奶奶的话,我好奇发问。

“那是因为阴间鬼差忙不过来,不能第一时间把所有阴魂都带去阴间,这也就给了那些心有执念的鬼魂去扰了活人生活的机会。”为我解惑,奶奶看起来很是疲惫。

看奶奶疲惫样子,我就噤声不再问奶奶其他问题,和奶奶一起睡觉。

感觉没睡多久,就又听到啪啪的敲门声,我不禁恼火,今个奶奶累的紧,是哪个又来敲门?我家的大门门板这几天就没有消停过吧?

睁开眼睛看奶奶已经拨亮了煤油灯开始起身,我也匆忙穿上衣服,随着奶奶一起去开门。

“沈婆,去看下我家婆娘吧,快生了生不出来。”打开大门,是同村的铁柱,铁柱看到奶奶就哭出了声。

接生?那不是接生婆的事情么?这铁柱是不是急糊涂了竟是来寻奶奶?看着鼻涕一把泪一把的铁柱,我不禁傻眼。

却是奶奶听了铁柱的话,右手掐指几下,直喊糟糕,就匆忙回屋取了包袱拉着我随着铁柱去铁柱家。

远远的,就听到铁柱家婆娘那撕心裂肺的喊疼声,奶奶的脚步更是加快,拉扯着的我脚步踉踉跄跄。

山村里因为百婴夜啼事情都是紧缩了房门,即便是有听到铁柱家婆娘那撕心裂肺喊疼声也没有一个敢出来看热闹。寂静的山村,只有奶奶和我以及铁柱匆忙脚步声和铁柱家婆娘那撕心裂肺喊疼声回响很远。

到达铁柱家,我发现,铁柱家和王二狗子家只隔了短短几米,王二狗子家黑乎乎的寂静无声。

看来王二狗子是被吓破了胆,严格按照奶奶交代的,贴了符咒在门窗上后就准备一整晚不管外面发生什么都不出屋。

“哎呀沈婆来了,你快来瞧瞧吧,我接生这么多年都没遇到这样的。”奶奶和我刚走进铁柱家院子,就看到他家堂屋里有一个女的搓着手迎了上来。

这女的,是距离我们紫山小村庄最近镇子上的接生婆,是铁柱的表姑,因为铁柱家婆娘快要生了,这段时间都是住在铁柱家。

我们这紫山小山村,几乎家家女的要生产,都是寻的接生婆到家里接生,这都已经成了习惯。

“我就说昨个晚上你们这里发生的事晦气,让铁柱把他婆娘送到镇子上别在你们村里了,他还偏偏不听光说有沈婆在就没事,胎儿现在都已经进了产道,就是不露头,你看,这可该怎么办?”那女的唠唠叨叨讲个没完,奶奶没有搭理那女的,脚步不停就朝着铁柱家堂屋走去。

听到那女的话语,我狠狠瞪了那女的一眼。

怎么着这女的话里话外,让我听着这女的好像是在埋怨奶奶?铁柱家婆娘生不出来和我奶奶有什么关系?要怪也只能是怪你这个接生婆水平不行吧?

到了铁柱家堂屋偏房,眼前所见到的铁柱家婆娘的模样,让我不禁睁大了双眼,惊呼出声。

加载下一章>

LOLs10全球总决赛下注平台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