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教育旗下網站

作為教師 我們尊重學生做人的尊嚴了嗎?

瀏覽次數:295次發布時間:2019-04-15文章來源:資源庫我要投稿

師道尊嚴,當然很重要。但是,當我們談論“重尋教師尊嚴”的話題時,必須面對這樣一個問題,作為教師,我們是否尊重了每一個學生做人的尊嚴和價值?尤其是當我們面對學業成績不良的學生、有過錯的學生、與自己意見不一致的學生時……請別忘了“生道尊嚴”

瘦弱的男孩坐在兩個表情嚴肅的教師面前,眼淚縱橫。無論他如何解釋,他們都打斷他,讓他只說自己的錯誤。一旁的我,非常心疼這個孩子。我拿出紙巾,遞給他。“你覺得委屈,是嗎?”我輕輕地問道。他抬眼看看我,點點頭。看到他的淚眼,我的心一緊:如果,這是我的孩子,我是否還會如此待他?

“你給我出去,不要在我的課堂上!”“憑什么,這節課我就上定了!”我看著正在爭吵的兩個人——講臺上的女教師和座位上的男生,琢磨如何介入一下。我靠近講臺,“老師,別生氣了,會傷身體的。”她依然不停,且更為慍怒,將講臺拍得啪啪響。我走到男生身邊,他見老師還在質問他,于是更火爆起來,正要再喊,我攬住他的肩膀,一下子捂住他的嘴,輕聲說:“好了,不說了。跟我到外面吧。乖!”沒想到他真的不說了,看看我,拎起書包就跟我出來了。一出教室,我們倆都笑了。

在這兩場沖突中,師生的尊嚴都受到了傷害。教師尊嚴的受傷,主要在于自己。學生尊嚴的受傷,原因也在教師。

教育因何而特殊,關鍵在于一對特殊的關系——師生關系。沒有學生,就無所謂教師。學生是教師的衣食父母,僅從這個層面說,教師必須以感恩之心對待學生。這一生感恩學生都來不及,又怎么可以僅僅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而傷害他們?

在這個世界上,所有人的人格都是平等的,每個人都有尊嚴。當我們強調“師道尊嚴”時,請別忘了“生道尊嚴”。在現實社會中,人們對教師大多是尊敬的。而在教育生活中,學生是否得到了應有的尊重,學生尊嚴是否得到了真正的維護?

教育是一種特殊的社會行為,教師常常以成人的眼光和方式對待學生。在學生面前,教師往往過分強調自己的權利、價值和尊嚴,而忽略了一個真正的現實——是誰在推進著自己的不斷成長,最終走向成熟?正因為學生的成長背景不同、個性多樣,我們才擁有了學習與研究的生動教科書,才有了帶給我們無限力量和成長可能的伙伴。每一個學生都是一本書,需要我們用心去研讀、感受、感恩。

何處能夠找到教師的尊嚴?在學生的成長途中。

學生的尊嚴又在哪里?在教師的言行中。

知識爆炸的時代,互聯網+時代,教師的知識擁有量已經不是從教的最大優勢。教師職業的最大也是最難真正擁有的優勢,乃是教師的人格魅力。魅力由何而生?在教師的自尊與他尊中。如果教師真的很在乎自己的尊嚴,就一定會善待學生。善待學生不是簡單地教好課,讓學生成績提高或者競賽獲獎,而是教師是否真正把學生視作與自己人格一樣平等、尊嚴一樣重要的獨立的人。教師注重自己的自尊,才可能有對學生尊嚴的理解和呵護。

每一個學生都是一個獨特的世界。多倫斯?斯萊頓曾說:“別把孩子的特點當作缺點。”可是,我們卻常常這樣做,尤其是當學生的言行與我們不一致時,我們會以一個非常崇高的理由去評價,然后按照我們的意愿去雕琢、去改變學生,這一切只因為我們總想盡力地完成“傳道授業解惑”的為師責任。可是,我們捫心自問,“道”是什么?“道”在哪里?“傳道”這個第一要務我們能夠完成嗎?

教育,是一項良心活。如果想獲得最基本的職業尊嚴感,就要先從尊重陪伴我們成長的學生開始。學著理解學生、愛護學生、尊重學生,有了學生的成長,我們才可能促進自己的成長。

“不知道維護自己的個人尊嚴,就完全不能尊重別人的尊嚴。”席勒的這句話,提醒著教師,呵護學生尊嚴,先要從培養教師自己的尊嚴開始。

愿不再有傷害學生尊嚴的事情發生!

因為我們都是生命

修飾“生命”的一切詞語,如“美好”、“珍惜”、“短暫”……本質上都是與生命必將死亡的苦難事實有關。

而尊嚴,恰恰就產生于這一苦難之中。沒有獨立于苦難而存在的尊嚴,不懂苦難就難談尊嚴,尊重對方的本質是尊重對方的苦難經驗。

這些認識,是學生教我的,也是我自己有限人生的真切體驗。

小學一年級到三年級,我上課一直堅持舉左手,因為我清楚地知道:我是永遠不會被老師叫起來發言的。所以,我需要用右手把我想說的話,用文字的方式記錄在本子上。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舉手,是一種無言的抗爭。這是我印象中最早的委屈。

后來,我學會了接受,原來我拿不到“三好學生”,不是因為我考不到兩個100分——就算考到了,這張大紅紙片也不會寫上我的名字。這是我印象中最早的無奈。

再后來,三年級時我寫的作文第一次被老師在全班誦讀,但是讀完之后老師問了一句:這是你自己寫的嗎?這是我印象中最早的憤怒體驗。

……

究其原因,是因為我有兩個姐姐。這意味著,我出生的時候違反了國家計劃生育政策。因此,我沒有入學的資格。即使我好不容易進入學校,我在課上的舉手發言依然不會被老師看到,我的學習成績不會被老師關心,我的作業不會得到老師的認可,我是一個不被老師關注的學生。

感謝這些體驗讓我意識到:原來,通過努力成績進步了被老師認可,對一個孩子而言是如此期待;原來,上課舉手被老師叫起來發言,對一個孩子而言是如此重要。這些,甚至可以讓一個孩子體驗到自己的生命是否有價值。

那是我2007年遇到的一個學生,他給人留下的印象是:成績不好,喜歡吃零食。終于有一天,他因接受不了自己成績的大幅度下降,提出了退學申請。

我希望能夠幫助他。于是,我向他提出了與他“同吃”、“同住”、“同學”40天的建議,如果他期末考試成績全部及格,就繼續讀下去。他接受了。

與他“同吃”,我終于知道,原來一個高中男生,運動量是如此之大,也導致他的飯量是其他學生的幾倍。

與他“同學”,我終于知道,原來我們在學高一數學時,他正苦惱于如何理解課本上涉及的初二內容,他努力集中注意力卻因無法理解,最終潰不成軍……與他“同住”,我一方面發現他的學習缺少規劃,缺少習慣的堅持,一方面卻意外地發現,原來他很有想法:平時花時間玩滑板,并不是隨便玩玩。他的夢想是開運動與時尚結合的專賣店,為此,他幾次到街頭踩點看場地;早就在網上找貨源,算成本……原來,他很能堅持,為了夢想,他早就有意識地進行體育鍛煉。

明知學不會卻依舊忍耐,一次次努力。誰能否認這背后所需要的堅韌?未來夢想,明知需要長期努力,卻能一直堅持鍛煉,開始規劃并執行。誰能否認這堅毅的品質?

甚至,我開始認為,每一個看似又苦又累的孩子,背后都有一個熠熠生輝的天使在放出溫暖迷人的光芒。

感謝這些體驗。當我課后知道學生課堂舉手但未被我看到,會在課后找學生道歉;我會將科技競賽最后的名額,留給家里父親癱瘓在床但學習努力的學生;我會執著于一個學生的學法研究,并最終有了創辦“成為學習者”組織的行動……因為,我自己在成長與學習的道路上,在與學生一起生活的過程中,感受到了我自己的、學生的苦,感受到了這份苦難背后的“尊嚴”。為什么我們要彼此尊重?因為我們都是生命,因為我們有著共通的苦難!

幫助學生構建自己的成長方式

在學校,不管學生表現如何,其人格與教師是平等的。正如學生應該尊重教師一樣,教師也應該尊重學生。

尊重學生,首先要尊重兒童的天性。

孩子愛玩,喜歡嬉水、玩沙,喜歡小動物,這些能產生無可替代的幸福體驗。每個孩子都有許多夢想,看《西游記》時,許多孩子會夢想自己就是孫悟空;看《白雪公主與七個小矮人》時,許多女孩會把自己想象成公主,男孩會夢想自己就是王子。尊重兒童的天性,就要從兒童的角度出發創造教育場,就要鼓勵孩子做夢并幫助孩子追夢。

我剛到瑞安市安陽實驗小學當校長時,對校園進行了改造:在勞動基地的養殖園里,飼養了雞、兔子、鴿子、狗;新建了“童話世界區”,設計了白雪公主與七個小矮人、米老鼠與唐老鴨石雕;建設了字母公園、十二生肖雕塑、柏樹迷宮、詩詞小路等,孩子們看了高興極了。后來,我們的校園還成為一些幼兒園小朋友春游、秋游的地方。

尊重學生,難點在于尊重每一位有差異的個體。

學校教育雖有共性,但教育的規律更在于尊重個性。我們教育過于強調“統一”,統一的教材,統一的進度,統一的考試。這樣看起來好像是追求公平,實際上,真正的教育公平,并不是一個統一的評價標準,而是對兒童差異個性的尊重。在瑞安市安陽實驗小學時,我們建設了學生作品展示平臺,規定每個學期至少給每個學生一次作品展示的機會。我們實施多元評價,讓每個學生都有照片上墻的機會。

尊重學生,貴在尊重弱者兒童。

后來,我來到溫州建設小學,開始帶領教師嘗試學科自主作業。自主作業里有一種形式為全自主,學生可以不做教師留的任何作業,這原本是為有特殊天賦的孩子設計的。想不到,一個三年級學生的家長告訴我:“兩年來,都是我一直代他做作業,現在選擇全自主,我可以輕松許多。”我把這件事告訴教師們時,他們也深受觸動。沒想到大家習以為常的統一的作業方式,居然會傷害一些兒童的尊嚴。好在這個孩子有位細心母親的呵護!有了心靈的觸動,教師對個性化學習的意識明顯增強。

每個孩子都是不一樣的,我們的教育,應該幫助學生構建適合于自己的學習與成長方式。教育的基本原則在于,盡可能多地尊重孩子,盡可能恰當地要求孩子。呵護學生的人格尊嚴,是所有教育者應該正視的現實課題。

尊重學生的自我邊界

“你看你是怎么學的?考了這么差的成績,你不覺得害臊?我都替你難過!”Y老師一邊說著,一邊把一張試卷狠狠地拍到辦公桌上。她的旁邊,站著一個瘦瘦高高的男生。他一言不發地站在Y老師身邊,低著頭,拳頭攥得緊緊的。接下來,Y老師喋喋不休地數落他身上的種種問題,上課走神、說話、作業拖拉……學生離開后,Y老師仍舊怒氣沖沖。旁邊有教師安慰道:“唉,現在的學生都這樣,你就省省心吧!”辦公室里,你一言我一語地抱怨開了。

Y老師確實很不容易,這不,她手中的茶杯剛放下,又得趕著去教室上課了。Y老師是個勤奮、對工作負責的好老師,時常見她與學生面對面地練口型,力求讀準每一個單詞的發音。她的敬業精神,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我是那個男生的語文老師,Y老師列舉的種種問題,據我觀察也是如此。不過,此時“訓斥”并不能達到教育的目的。據我了解,男生的家境并不太好,可想而知,家庭教育也不一定能夠及時到位。作為教師,我們更多地應該走近他,給他更多地關注與支持。

看著男生低頭走出辦公室,我零零星星地回憶起與他交往的一些細節,心里五味雜陳。

晚自習課上,我約那個男生到教室外走一走。我們站在教室的走廊上,手扶著欄桿,面對著黑暗空曠的操場,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了起來。

溝通中我發現,男生很有想法,對我的提問有些防備。對于他不愿意多談的事,我并不急于知道,這是對他自我邊界的尊重,或許他還不夠信任我。我能夠理解,進入青春期的他情緒起伏較大是常態。他對世界的認知也在發生著微妙的變化,比如他開始懷疑當下的學習生活的價值和意義,于是選擇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與他人的交往上。雖然還不夠了解,但我卻明顯地感受到他內心的堅強。而所謂種種問題的背后,更多的是他對自我、對人生無可把握的迷惘與無奈。

后來,我邀請他到心理咨詢室玩沙盤,他爽快地答應了。透過他擺放的場景,我發現他的世界里處處是防御,處處是敵對,不由得暗暗吃驚。一個在危機四伏的環境中生活的孩子,又怎么能靜下心來學習?還好,我從沙盤中看到他對“理想中的自己”的描繪,是一個保護他人、維護一方安寧的角色。我由衷地贊賞他的意向,悅納他的交友觀,他開始跟我聊與同學相處的開心點滴。那一刻,我分明看到他眼里閃著光芒,似乎學習生活中所有的不愉快,都煙消云散了……

上一篇|下一篇(責任編輯:張海英)
贊(0 收藏
ope电竞